通天論

天道: 欲識三元萬法宗,先觀地載與神功。
天有陰陽,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月土,得時顯其神功,命中天地人元之理,悉本乎此。
地道: 坤元合德機咸通,五氣偏全定吉凶。
地有剛柔,故五行生於東南西北中,與天合德而神其機咸之妙用,賦於人者有偏全之不一,故吉凶定於此。
人道: 戴天履地惟人貴,順則吉兮悖則凶。
凡物莫不得五行,而戴天履地,惟人稱五行之全,故貴其有吉凶之不一者以其得于五行之順與悖也。
知命: 要與人間開聾瞶,順悖之機須理會。
不知命者,如聾瞶,知命者於順逆之機,而理會之,庶可開天下之聾瞶,而有功當世也。
理氣: 理乘氣行豈有常,進兮退兮宜抑揚。
開闢往來皆是氣,而理行乎其間,行之始而進,進之極則為退之機,如三月之甲木是也,行之盛而退,退之極則為進之機,如九月之甲木是也,學者能抑揚其淺深,斯可以言命矣。
配合: 配合干支仔細詳,斷人禍福與災祥。
天干地支相為配合,要詳細推其進退之機,始可以斷人之禍福災祥。
天干: 五陽皆陽丙為最,五陰皆陰癸為至。
甲丙戊庚壬為陽,獨丙火秉陽之精,而為陽中之陽,乙丁己辛癸為陰 ,獨癸水秉陰之精而為陰中之陰
五陽從氣不從勢,五陰從勢無情義。 五陽得陽之氣,即能成乎陽剛之事,不畏才煞之勢,五陰得陰之氣,即能成乎陰順之義,故木盛則從木,火盛則從火,金盛則從金,水盛則從水,土盛則從土,于情義之所在者,見其勢衰則忘之矣,蓋婦人 之情如此,若得氣順正,亦未必從勢而忘義,雖從其性,亦必正者矣。
論天干:
甲木: 甲木參天,脫胎要火,春不容金,秋不容土,
火熾乘龍,水蕩騎虎,地潤天和,植立千古。
純陽之木,參天雄壯,火者木之子也,旺木得火而愈敷榮,生於春則助火,而不能容金也,生於秋則助金,而不能容土也,寅牛戌丙丁多見而坐辰,則能受之,申子辰壬癸多見而坐寅,則能納之,使土氣不乾,水氣不消則能長生矣。
乙木: 乙木雖柔,圭羊解牛,懷丁抱丙,跨鳳乘猴,
虛濕之地,騎馬亦憂,藤蘿繫甲,可春可秋。
乙木者,如生於春之桃李,夏之禾稼,秋之桐桂,冬之奇葩,坐丑未能制柔土,如圭宰羊解割牛,然只要有一丙丁,則雖生申酉之月亦不畏之,生於子月而又庚辛壬癸透者,則雖坐午亦難發生,故知申酉丑未月為美,甲與寅名見,如弟從兄之義譬之藤蘿附喬木何畏砍伐哉。
丙火: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能鍛庚金,逢辛反怯,
土眾生慈,水猖顯節,虎馬犬鄉,甲來成滅。
火陽精也,丙火爍陽之至,故猛烈不畏秋而欺霜,不畏冬而侮雪,庚金雖頑,力能鍛之,辛金本柔,合而反弱,土其子也,見戊己多而成慈愛之德,水其君也,遇壬癸旺而顯忠節之風,至於未遂炎上之性,而遇寅午戌一二位者,露甲木則燥而焚滅也。
丁火: 丁火柔中,內性昭融,抱乙而孝,合壬而忠,
旺而不烈,衰而不窮,如有嫡母,可秋可冬。
丁屬陰火,性雖陽柔而得其中矣,外柔煩而內文明,內性豈不昭融乎,乙丁之嫡母也,乙畏辛而丁抱之,不若丙抱甲而反能焚甲木也,不若己抱丁而反能晦丁火也,其孝異乎人矣,壬丁之正君也,壬畏戊而丁合之,外則撫恤戊土,能使戊土不欺乎壬也,內則暗化木,神能使戊土不敢抗乎壬也,其忠異乎人矣,生於夏令雖逢丙火,特讓之而不助其焰,不至於烈矣,生於秋冬,得一甲和則倚之不波而焰至於無窮也,故曰可秋可冬,皆柔之道也。
戊土: 戊土固重,既中且正,靜翕動闢,萬物司命,
水潤物生,火燥物病,若在艮坤 ,怕沖宜靜。
戊土非城牆隄岸之謂也,較己土特高厚剛燥,乃己土之發源地也,得乎中氣而且正大矣,春夏則氣闢而生萬物,故為萬物之司命也,其氣屬陽,喜潤不喜燥,坐寅怕申,坐申怕寅,蓋沖則根動,非地道之正也,故宜靜己土卑濕,中正蓄藏,不愁木盛,不畏水狂,火少火晦,金多金光,若要物旺,宜助宜幫己土卑薄軟濕,乃戊土枝葉之地,亦主中正而能畜藏萬物,故土雖柔而能生木非木所能剋,故不愁木盛,土深而能納水,非水所能蕩,故不畏冰狂無根之火,不能生濕土,故人少而火晦,濕土能潤金氣,故金多而金光,此其無為而有為之妙用,若要萬物充盛長旺,惟土勢固厚,又得中和之氣溫暖方可。
己土: 己土卑濕,中正蓄藏,不愁木盛,不畏水旺,
火少火晦,金多金明,若要物昌,宜助宜幫。
庚金: 庚金帶煞,剛健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銳,
土潤則生,土乾則脆,能嬴甲兄,輸於乙妹。
庚金乃天上之太白,帶煞而剛健,健而得水,則氣流而清,剛而得火,則氣純而銳有水之土,能全其生,有火之土,能使其脆,甲木雖強,力足伐之,乙木雖柔,合而反弱矣。
辛金: 辛金軟弱,溫潤而清,畏土之多,樂水之盈,
能扶社稷,能救生靈,熱則喜母,寒則喜丁。
辛乃陰金,非珠玉之謂也,凡溫軟清潤者,皆辛金也,戊土多而能埋,故畏之壬水多而必秀,故樂之,辛丙之臣也,合丙化水,使丙火臣服壬水,而扶社稷,辛甲之君也合丙化水,使丙火不焚甲木,而救生靈,生於夏而得己土,則能晦火而存之,生於冬而得丁火,則能敵寒而養之,故辛金生於冬月,會見丙火,則男命不貴,雖貴亦不忠,女命剋夫,不剋亦不和,見丁火,則男女皆貴且順。
壬水: 壬水通河,能洩金氣,剛中之德,週流不滯,
通根透癸,沖天奔地,化則有情,從則相濟。
壬水則癸水之源,發於崑崙,癸水即壬水之歸宿,扶桑之水,有分有合,運行不息,所以為百川也,亦為雨露也,是不可歧而二之,申為天關,乃天河之口,水生此,能發西方金氣,週流之性,漸進不漸,剛中之德猶然也,若申子辰全,而又透癸,其勢沖奔不可遏也,如東海發端於天河,每成水患,命中遇之,若其用財官者,其禍福當何如哉,合丁化木,又生丁火,可謂有情能制丙火,不奪丁火之愛故為夫義而君仁,生於九夏,則巳午未中火土之氣,得壬水薰蒸而成雨露,故雖從火而未嘗不濟也。
癸水: 癸水至弱,達於天津,得龍而潤,功化斯神,
不愁火土,不論庚辛,合戊見火,化象斯真。
癸水,乃陰之純而至弱,故扶桑有弱水,至達於天津,得龍而成雲雨,乃能潤澤萬物,功化斯神,凡柱中有甲乙寅卯,皆能運水氣,生木制火,潤土養金,為貴格,火土雖多不畏,至於庚辛,則不賴其生,亦不忌其多,惟合成土化火,何也,戊生於寅癸生於卯,卯屬東方,故能生如火,此一說也,不知地不滿東南,戊土之極處,乃癸水之盡處,乃太陽起方也,故化火,凡戊癸得丙丁透者,不論衰旺秋冬,皆能化火最為真也。
論地支: 陽支動且強,速達顯災祥。
子寅辰午申戌,為陽也,其性動,其勢強,其發至速,其災祥至顯。
陰支靜且專,否泰每經年。
丑卯巳未酉亥為陰也,其性靜,其氣專,其發不速,而否泰之驗每至經年而後見。
生方怕動庫宜開,敗地逢沖仔細推。
寅申巳亥,生方也,忌沖動,辰戌丑未,四庫也,宜沖則開,子午卯酉,四敗也,有逢合而喜沖者,不若生地之必不可沖也,有逢沖而喜合者,不若庫地之必不可閉也,仔細詳之。
支神只以沖為重,刑與穿兮動不動。
沖者,必是相剋也,及四庫如兄弟之沖,所以必動,至於刑穿之間,又有相生相合者存,所以有動不動之異,故為輕也。
暗沖暗合尤為喜,彼沖我沖皆沖起。
如柱中所無所缺之局,取多者,暗沖暗會,沖起暗神而來會合,暗神比明沖明會尤佳,如子來沖午,寅與戌會合者,是日干為我,提綱為彼,提網為我,年時為彼,四柱為我,歲月為彼,彼寅我申是彼沖我,我子彼午,是我沖彼,皆為沖起。
旺者沖衰衰者拔,衰神沖旺旺者發。
如子旺午衰,子沖午則午拔不能立,子衰午旺,子沖午則午發而為福,餘皆倣此。
干支論: 陰陽順逆之說,洛書流行之用,其理信有之也,其法不可執一。
陽生陰死,陽順陰逆,此理出於洛書,流行之用,固信有之,然甲木死於午,午為洩氣之地,理固然也,而乙木死於亥,亥中有壬水,乃其嫡母,何為死哉,凡此皆詳其干支輕重之機,母子相依之勢,陰陽消息之理,而論吉凶可也,若專執生死一說推斷則有誤矣。
故天地順遂而精粹者昌,天地乖悖而混亂者亡,
不論有根無根,俱要天覆地載。
天全一氣,不可使地道莫之載。
四干四乙,而遇寅申卯酉為地不載
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覆。
寅卯辰,亥卯未,而遇甲乙庚辛,則天不覆,故不論全一氣與三物者,皆要天覆地載不論有根無根,皆要循其氣序,干支不反悖為妙。
陽乘陽位陽者昌,最要行程安頓。
六陽之位,獨子寅為陽方,為陽位之純,五陽居之旺矣,最要行運陰順安頓之地。
陰乘陰位陰氣盛,還須道路光亨。
六陰之位,獨未酉亥為陰方,乃陰位之純,五陰居之旺矣,最要行陽順光亨之運。
地生天者,天衰怕衝。
如戊寅壬申丙寅己酉皆長生日主,如主衰逢沖,則根拔而禍尤甚矣。
天合地者,地旺宜靜。
如丁亥、戊子、甲午、己亥、辛巳、壬午、癸巳之類,皆支中人元,與天干相合者,此乃坐下財官之地,若旺則宜靜不宜動。
甲申戊寅直為殺印相生,癸丑庚寅也坐兩神興旺。
兩神者,殺印也,庚見寅中火土,卻多甲木,又以財論,癸見丑中土金,卻多癸水,則幫身,不如甲見申中壬水庚金,戊見寅中甲木丙火之為真也。
上下貴乎有情,左右貴乎同志。官,旺則得其用矣,不直沖壞。
天干地支,雖非相生都要有情而不反悖,上下左右,雖不全一氣三物,卻須生化不錯。
始其所始,終其所終,福壽富貴,永乎無窮。 年月為始,日時不反悖之,日時為終,年月不妒害之,凡局中所喜之神,引干時支有所歸著,為始終得所,則富貴福壽,可以永乎無窮矣。
形象論: 兩氣合而成象,象不可破也。
天干屬木,地支屬火,天干屬火,地支屬木,其象屬一,若見金水則破,餘仿此。
五氣聚而成形,形不可害也。 木必得水而生,火以行之,土以培之,金以成之,是以成形於要緊之地,或過或缺則為害,餘仿此。 獨象喜行化地,而化神要昌。
一者為獨,曲直炎上之類是也,所生者為化神,化神昌旺其喜氣流行,然後行財官之地方可。
全象喜行財地,而財神要旺。
三者為全,有傷官而又有財是也,主旺喜財旺,而不行官煞之地方可。
形全者宜損其有餘,形缺者宜補其不足。
方局論: 方是方兮局是局,方要得方莫混局。
寅卯辰,東方也,搭一支亥卯未,則為太過,豈不為混局哉。
局混方兮有純疵,行運喜南還喜北。
亥卯未木局,混一寅卯辰則木強,運行南北雖有純疵俱利。
若然方局一齊來,須是干頭無反覆。
木局木方全者,須天干全順,得序行運不悖尤妙。
成方干透一元神,生地庫地皆非福。
如寅卯辰全者日主甲乙木,則透元神而又遇亥之生,未之庫,決不發福,惟有純一火運略好。
成局干透一官星,左邊右邊空碌碌。 甲乙日,遇亥卯未全者,庚辛乃木之官也,又見左辰右寅,則名利無成,詳例自見甲乙日單遇庚辛,亦無成矣
格局論: 傷官食神正財偏財正官偏官正印偏印。
財官印綬分偏正,兼論食神八格定。
自形象氣局之外而格局之最真者,月支之神透天干也,以散亂之天干而尋其得所附於提綱者,非格也,自八格之外,若曲直五格之類,亦皆為格,而方局氣象定之者,又不可言格也,五格之外,飛天與合祿雖為格,而可以彼理移論,亦不可以言格也。
影嚮遙繫既為虛,雜氣財官不可拘。
飛天合祿之類,即為影嚮遙繫,而非格矣,如四季月生人,具當取土為格,不可言雜氣才官,戊己日生於四季,當看人元透於天干者取格,不可以一概雜氣論之,至於建祿,同支羊刃,亦當看月令中人元透於天干者取格,若不合氣象形局則又無格局矣,只取用神,用神又無所取,只得看其大勢,以皮面上斷其窮通,不可執格論也。
體用論: 道有體用,不可以一端論也,要在扶之益之,得其相宜。
下有體用俱滯者,如木火俱旺,不遇金土則俱滯,不可一端定也,然體用之用,與用神之用有別,若以體用之用為用神,固不可,舍此而別求用神,則又不可,只要斟酌體用真了於此,取緊要者為用神,若二三四五用神者非妙,須抑揚其輕重,毋使有餘不足。
精神論: 人有精神,不可以一偏求,要在損之益之得其中。
有以日主為體,提綱為用,日主旺,則提綱有食傷財官者,皆為我用,日主弱而提綱有物幫身,以制其強神者,亦皆為用,提綱為體,喜神為用者,日主不能用其提綱矣,提綱才官食傷太旺,則取年月時上印比為喜神,提綱印比太旺則取年月時上食傷財官為喜神,此二者皆體用之正法也,有以四柱為體,暗神為用者,必四柱俱無可用之神,方取暗沖暗合之神也,有以四柱為體,化神為用者,四柱有合神,而無用神,即以四柱為體,而以化合之神可用,而即為用神矣,有以化神為體,四柱為用,蓋化之真者,即以化神為體也,如四柱中與化神相生相剋者,則又取以為用也,有以四柱為體,歲運為用者,有以喜神為體,輔所喜之神為用,所喜之神,不能自用,以為體,則用輔喜之神矣,有以格象為體,日主為用者,須八格氣象,及暗神化神客神忌神,皆成一個體段,若是一面格象,與日主無干者,或傷剋日主太過,或幫扶日主太過,中間要尋體用辨處,而又無形跡,只得用日主自去引生喜神,別求活路為用矣,有以日主為用,有用過於體者,如用食神,而財官食神盡行隱伏,及太發露浮散者,雖美亦過度矣,有用立而體行,有體立兩用行者,體用之理也,如用神不可於流行之地,且又行助體之運,則不妙,有體用各立者體用皆旺,不分勝負,行運又論輕重,上精氣神氣皆元氣也,大率五行以金水為精氣,木火為神氣,而土所以實之也,有神足不見其精而精自足者,有精足不見其神而神自足者,有精缺神索而日主又孤弱者,有神不足而精有餘者,有精神俱缺而氣旺者,有精神俱旺而氣衰者,有精缺而神助之者,有神缺而得精以生之者,有精助精而精反洩無氣者,有神助神而神反斃無氣者,二者皆由氣以主之也,凡此皆不可偏求也,俱要損益其進退,不可使有過不足也。
月令提綱之府,譬之宅也,人元用事之神,宅之定向也,不可以不卜。
令星乃三命之至要,氣象得令者吉,喜神得令者吉,令其可忽乎,月令如人之家宅支中之三元,乃定宅中之向道,又不可以不卜,如寅月生人,立春後七日戊土用事,八日後十四日前者,丙火用事,十五日後,甲木用事,知此可以取用,亦可以取格矣。
生時歸宿之地,譬之基也,人元用事之神,墓之穴方也,不可以不辨。
子時生人,前三刻三分壬水用事,後三刻七分癸水用事,其寅月生人,戊土用事何如,丙火用事何如,甲本用事何如,局中所用之神與壬水用事者何如,窮其淺深如墓墳之定方道,斯可以斷人之禍福矣,至於同年月日時,而人各不同其應者,當究其時之先後,又論山川之異,世德知殊,十有九驗,其有不然者,不過此則有官,彼則子多,此則財多,彼則妻美,乃小異耳,夫山川之異,不惟東西南北迥乎不同者宜辨之,即一邑之家,而風聲氣習不能一律也,世德之殊不惟富貴貧賤絕乎不侔者宜辨之,即同門共戶而善惡邪正不能盡齊也,學者可以知其興替矣。
衰旺論: 能知衰旺之真機,其於三命之奧,思過半矣。
旺則宜洩宜傷,衰則喜幫喜助,子平之理也,然旺中有衰者,存不可損也,衰中有旺者,存不可益也,旺之極者不可損,以損在其中矣,衰之極者不可益,以益在其中矣,至於實所當損者而損之反凶,弱所當益者而益之反害,如此真機皆能知之,又何難於詳察三命之微奧焉。
中和論: 既識中和之正理,而於五行之妙,有能全焉。
中而且和,子平要法也,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舉傷而言之也,至格中如去病才祿兩相宜,則又中和矣,到底要中和為至貴,若當令氣數,或身弱才宮旺而取富貴者,不必中和也,用神強而取富貴者,不必中和也,偏氣古怪而取富貴者,不必中和也,何則以天下之才官止有此數者,而天下人才為最多者,尚於邪巧也。
源流論: 何處起根源,流到何方住,機括此中求,知來亦知去。
不必論當令不當令,具論取最多最旺者,而可以為歸局之宗祖者,即為源頭也,看此源頭流到何方,流去之處,是所喜之神,即在此住了,乃為歸路,如辛酉癸巳戊申丁巳,以火為源頭,至金水之方,即流住了,所以富貴為最,若再流至木地,則氣洩為亂,如未曾流至去方,中間即為阻節,看其阻住之神何神,以斷其休咎,流住之地何地,以知其地位,如癸丑壬戌癸丑壬子,以土為源頭止水方只生得一介身子,而戌中火土之氣,得從而引氣,所以為僧也。
通關論: 關內有織女,關外有牛郎,此關若通也,相邀入洞房。
天氣下降,地氣上升,欲相合相生也,木土而得火,火金而得土,土水而得金,金木而得水,皆是牛郎織女之有情也,若中間上下懸隔,為物所間,前後遠絕,或被刑沖,或被劫占,或隔一物,皆為關也,如得引用會合之神,及刑沖所間之物,前後上下援引得來,能勝劫占之神,能補所缺之物,則明見暗會,歲運相逢,乃為通關也,關通而願遂矣,不猶牛郎織女之入洞房哉。
官煞論: 官煞相混來問我,有可有不可。
煞即官也,同流同止可混也,官非殺也,各立門牆不可混也,煞重矣,官從之,非混也,官輕矣,煞助之,非混也,敗財比肩雙至者,煞可使官混也,一煞而遇食傷者,官助之非混煞也,勢在於官,官有根而煞之情依乎官矣,依官之煞,歲助之而混官,不可也,勢在於煞,煞有根官之勢依乎煞矣,依煞之官歲助之而混煞,不可也,藏官露煞,干神助煞,合官留煞,皆成煞氣,不可使官混也,藏煞露官,干神助官合煞留官,皆從官象,不可使煞混也。
傷官論: 傷官見官果難辨,可見不可見。
身弱而傷官旺者,見印而可見官,身旺而傷官輕者,見財而可見官,傷官旺而財神輕,有比劫而可見官,日主旺而傷官輕,無印綬兩可見官,傷官旺而無財,一遇官而有禍,傷官旺而身弱,一遇官而有禍,傷官弱而見印,一見官而有禍,大約傷官有財,皆可見官,傷官無財,皆不可見官,又要看身強身弱,合財官印綬比肩不同方,可不必分金木水火土也,又曰傷官用印無財,不宜見財,傷官用官無印,不宜見印,須仔細詳之
清濁論: 一清到底有精神,管取生平富貴真,
澄濁求清清得去,時來寒谷也回春。
清者,非從一氣成局之謂也,如正官之格,身旺有財,身弱有印,並無傷官七煞混之,縱有比肩食神印綬才煞雜之,皆循序得所有安頓,或作閑神不來破局,乃為清奇,又要有精神不枯弱者佳,濁者非五行並出之謂也,如正官之格,身弱混以煞以財以食神,不能傷我之官反與官星不和,印綬雜之,不能扶我之身,反與才星相伐,俱為濁,或得一神有力,或行運得所,以掃其濁氣,沖其濁氣,皆為澄濁以求清,作富貴之命看矣。
滿盤濁氣令人苦,一局清枯也苦人,
半濁半清猶是可,多成多敗度晨昏。
四柱中尋他清處不出,行運又不能去其濁氣,必是貧賤命,若清又要有精神方為妙,如枯弱無氣,行運又不能生旺地,亦清苦之人,濁氣又難去,清氣又不真,行運又不遇清氣,又不脫濁氣者,雖然成敗不一,不過悠忽了此生耳。
真假論: 令上尋真聚得真,假神休要亂真神,
真神得用平生貴,用假終為碌碌人。
如木火透者,生寅月聚得真,不要金水亂之,真神得用不為忌神所害,則貴,如參以金水猖狂,而用金水,是金水又不得令,徒與木火不和,乃為碌碌人矣。
真假參差難辨論,不明不暗受膻屯,
提綱不與真神照,暗處尋真也有真。
真神得令,假神得局而黨多,假神得令,真神得局而黨多,不見真假之跡,或真假皆得令得助,不能辨其勝負,而參差者,其人雖無大禍,一生屯否而少安樂,寅月生人,不透木火而透金為用神,是為提綱不照也,得己丑暗邀戊己轉生卯沖酉,乙庚暗化,氣轉西方,亦為有真,亦或發福,已上特舉真假一端言耳,其會局合神從化,用神衰旺,情勢象格,心跡才德邪正,緩急生死進退之例,莫不有其真假,宜詳辨之。
剛柔論: 剛柔不一也,不可制者,引其性情而已矣。
剛柔相濟,不必言也,太剛者,濟之以柔,而不得其情,則反助其剛矣,譬之武士而得士卒,則成殺伐,如庚金生於七月,遇丁火而激其威,遇乙木而助其暴,遇己土而成其志,遇癸水而益其銳,不如以柔之剛濟之可也,壬水是也,壬水有正性,而能引通庚金之情故也,若以剛之剛者激之,其禍曷勝言哉,太柔者濟之以剛而不馭其情,則反益其柔也,譬之弱婦而遇恩威則成淫賤,如乙木生於八月,遇甲丙壬而喜則輸情,遇戊庚盛而畏則失身,不如以剛之柔者濟之可也,丁火是也,蓋丁火有正情,則能引動乙木之情故也,若以柔之柔者合濟之,其弊又當何如哉,餘皆例推。
順逆論: 順逆不齊也,不可逆者,順其氣勢而已矣。
剛柔之道,可順而不可逆也,崑崙之水可順而不可逆也,其勢已成,可順而不可逆也,權在一人可順而不可逆也,二人同心可順而不可逆也。
寒溫濕燥論: 天道有寒煖,發育萬物,人道得之不可過也。
陰支為寒,陽支為煖,西北為寒,東南為煖,金水為寒,木火為煖,得氣之寒遇煖而發,得氣之煖逢寒則成,寒之甚,煖之至,內非一二成象,必無好處,若五陽逢子月,則一陽後萬物懷胎,陽乘陽位,可東可西,五陰逢五月,則一陰後萬物收藏,陰乘陰位,可南可北。
地道有濕燥,生成品彙,人道得之不可偏也。
過於濕者,滯而無成,過於燥者,烈而有禍,水有金生遇寒土而愈濕,火有木生遇暖土而愈燥,皆偏也,如水火成其燥者吉,木火傷官要濕也,土水而成其濕者吉,金水傷官要燥也,間有土水宜燥者,用土而後用火,金脆宜濕者,用金而後用水
隱顯聚寡論: 吉神太露,起爭奪之風,凶物深藏,成養虎之患。
局中所喜之神透於天干者,歲運不遇忌神,不至爭奪,所以暗用吉神為妙,局中所忌之神伏藏於地支者,歲連扶之沖之則為患不小,所以忌神須制化得所者為吉。
眾寡論: 抑強扶弱者常理,用強舍弱者元機。
強寡而敵眾者,喜強而助強者吉,強眾而敵寡者,惡敵而敵眾者滯。
震兌坎離論: 震兌主仁義之真機,勢不兩立,而有相成者存。
震在內兌在外,月卯日亥或未,年丑或巳,時酉是也,主之所喜者在震,以兌為敵國用火攻,主之所喜者在兌,以震為奸艽,備禦之而巳,不必盡去,兌在內震在外,月酉日丑或巳,年未或亥,時卯者是也,主之所喜者在兌,以震為游兵,易於滅而不可黨震也,主之所喜者在震,以兌為內寇,難於滅而不可助兌也,以水為說客相間之於上下,或酉年巳月卯日丑時,亥年申月庚日申時之類,亦論主之所喜所忌者何如,而論攻備之法,然金忌木,木帶火,木不傷土者,不必去木也,若木忌金而金強者,不可戰,惟秋金而木茂,木終不能為金之害,反以成金之仁,春木而金盛,金實足以制木之性,反以全木之義,其月提是木年日時皆金者,不必問主之所喜所忌,而亦宜順金之性,凡月提是金,年月時皆是木,不必問主之所喜所忌,而亦宜成金之性。
坎離宰天地之中氣,成不獨成,而有相成者在。
天干透壬癸,地支屬離,為既濟,要天氣下降,天干透丙丁,地支屬坎為未濟,要地氣上升,天干皆水,地支皆火為交姤,交姤身強則富貴,天干皆火地支皆水為交戰,交戰身弱豈能富貴,坎外離內謂之未濟,主之所喜者在離,要水,離內坎外謂之既濟,主之所喜者在坎,要火,水火相間於天干,以火為主而水盛者存,坎離相間於地支,喜坎而坎旺者昌,夫子午卯酉專氣也,其相制相持之勢,宜悉辨之,若四生四庫之神,皆所以黨助乎子午卯酉者,其理方可詳推矣。
六親論: 夫妻姻緣宿世來,喜神有意傍天財。
妻與子一也,局中有喜神,一生富貴在於是,妻子在於是,大率依財看妻,如喜神即是財神,其妻美而且富貴,喜神與財神不相妒忌亦好,否則剋妻,亦或不美,或欠和,然看才神又有活法,如才神薄須用助才,才旺身弱又喜比劫,才神傷印者,要官星,才薄官多者要傷官,才氣未行,要沖者沖,洩者洩,才氣流通要合者合,庫者庫,若才神洩氣太重,比劫太露,及身旺無才者,必非夫婦全美也,至於才旺身強,必富貴而多妻妾,用者當審辨其輕重如何。
子女根枝一世傳,喜神看與煞神聯。
大約依官看子,如喜神即是官星,其子賢俊,喜神與官星不相妨亦好,否則無子,或不肖,或有剋,然看官星,又須活法,如官輕要助官,煞重身輕,又須印比,無官只論才,若官星阻滯,要生扶沖發官星,洩氣大重,須合逢助,若煞重身輕而無子者,多女。
父母或興與或替,歲月所關果非細。
子平之法,以才為父,以印為母,而斷其吉凶,十有九驗,然看歲月為緊,歲氣有益於月令者,及歲月不傷夫喜神者,父母必昌,歲月才氣斲喪於時支者,先剋父,歲月印綬斲喪於時支者先剋母,又須活看局中之大勢,不可專論才印者,中間隱隱露露,其興亡之機,不必在才印,看生才生印,與才生印生之神而損益舒配,並及陰陽多寡之論,無不驗矣。
兄第誰廢與誰興,提用才神問重輕。
敗才比肩羊刃皆兄弟也,要在提綱之神,與才神喜神較其輕重,才官弱,三者顯其攘奪之跡,兄弟亦強,才官旺,三者出而助主之功,兄弟必美,身與才官兩平,三者伏而不凶,兄弟必貴,此肩重而傷官才煞亦旺者,兄弟必富,身旺而三者不顯,有印,兄弟必多,身旺而三者又顯,無官,兄弟必衰。
何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
才旺身旺官星衛才,忌印而才能壞印,喜印而才能生官,傷官重而才神重,才神重而傷官有限,無才而暗成財局,才露而傷官亦露者,此皆才氣通門戶,所以富也,夫論才與論妻之法可相通也,然有妻賢而才薄者,亦有才富而妻傷者,看刑沖會合,但才神清而身旺者妻美,才濁而身旺者家富。
何知其人貴,官星有理會。
官旺身旺而印衛官,忌劫而官能制劫,喜印而官能生印,才星旺而官星通達,官星旺而才神有氣,無官而暗生官局,官星藏而才神亦藏者,此皆官星有理會,所 以貴也,論官與論子之法可相通也,然有子多而無官者,有顯身而無子者,亦看刑沖會合,但官星清而身旺者必主多子,至於得象得氣得局得格者,妻子富貴俱全。
何知其人貧,才神反不真。
才神不真者,不但洩氣被劫也,傷輕才重,才輕官重,傷重印輕,才重劫輕,皆為才神不真也,若中有一位清氣,則不賤矣。
何知其人賤,官星還不見。
官星不見,不但失令被傷,財輕官重,官輕印重,才重無官,官重無印,皆是官星不見,若中有一位濁氣,不貧亦賤,至於用神無力,忌神太過,敵不受降,助旺欺弱,主從失宜,及歲運不輔者,既貧且賤。
何知其人吉,喜神為輔弼。
柱中所喜之神,左右始終皆得其力者必吉,然大勢平順內體堅厚,主從得宜,縱有一二忌神來攻擊日主,亦不為凶,譬之國內安和,不愁外寇。 何知其人凶,忌神展轉攻。
才神與用神無力,不過無所發達而已,不帶刑凶,至於忌神大多,或刑或沖,歲運助之,相為攻擊,局內無備禦之神,又無主從,必主刑傷破敗,且犯罪受難,到老不吉。
何知其人壽,性定元氣厚。
靜者壽,柱中無沖無合,無缺無貪,則定性矣,元氣厚者,不特精氣神氣全,而官星不絕,才神不滅,傷官有氣,身弱印輕,提綱輔主,用神有力,時上生根,運無絕地,皆是元神厚處,細究之大率,甲乙寅卯之氣不遇沖戰洩氣,偏旺浮泛,而安頓得所者,必壽,木屬仁,仁者壽,每每有驗,故敢施之於筆,若貧賤之人而亦有壽,以其得氣僅一個身旺,或身弱而運行生地,小小與他衣食不缺可矣。
何知其人夭,氣濁神枯了。
氣濁神枯之命極易看,印綬太旺,日主無看落,才煞太旺,日主無依倚,喜神與忌神雜戰,四柱與行運反沖,絕而不和,靜而不專,濕而不滯,燥而不鬱,精流氣洩,皆壽夭之人。
女命論: 論夫論子要安詳,氣靜和平婦道彰,
二三奇德虛好話,咸池驛馬半推詳。 局中官星明順,夫貴而吉,理自然矣,若官星太旺,以傷官為夫,官星太微,以才為夫,比肩旺而無官,以傷官為夫,傷官旺而無才官,以印為夫,滿局官星欺日主者,喜印綬而官不剋主也,滿局印星傷洩官星之氣者,喜才星而身不剋夫也,大率與男命論貴論子之理相似,局中清顯,子貴而親不必言也,其傷官旺以印為子,傷官無氣以此肩為子也,印綬旺無傷官者以才為子也,才官旺而洩食傷氣者,以此肩為子也,不必專執官星論夫,專執食傷論子,但以安詳順靜為貴,二德三奇不必論,咸池驛馬雖有驗,總之於理不長,其中究論,不可不詳。
小兒論: 論才論煞論精神,四柱平和易養成,
氣勢攸長無斲喪,關星雖有不傷身。 才庫不黨,才生煞主旺,精神貫足,干支安頓和平,又要看氣勢,如在日主雄旺,氣勢在於才官,而才官不劫日主,氣勢在東南,而五七歲之前不行西北,氣勢在西北,而五七歲之前不行東南,行運不逢斲喪,此為氣勢攸長,雖有關煞不傷身,
才德: 德勝才者,局全君子之風,才勝德者,用顯多能之象。
清利平順,主輔得宜,所合者皆正人,所用者皆正氣,不必節外生枝,不必弄假成真,才官喜神皆足以了其平生不生貪戀之私,度量寬宏,施為必正,皆君子之風也,財薄而力量足以貪之,官卑而志雄,必欺求之,混濁破害,主弱輔強,爭合邪神,三四用神,皆心事奸貪,作事僥倖,為多能之象,大約陽在內,陰在外,不敬不沖者為德勝才,如丙寅戊辰月日卯癸卯年時,皆是,若陽外陰內,則畏勢趨利此為才勝德矣。
奮鬱: 局中顯奮鬱之機者,神舒意暢,象內多沈埋之氣者,心鬱志灰。
陽明用事,用神得力,天地交泰,神顯精通,必多奮發,陰晦用事,情多戀私,主弱臣強,神藏精洩,必多困鬱,純陽之勢,身旺而才官旺者,必奮,純陰之局,身弱而官煞多者亦困。
恩怨: 兩意情通中有媒,雖然遙立意追陪,
有情卻被人離間,怨起恩中死不灰。 喜神合神,兩情相通,又有人引用生化,如有媒矣,雖是隔遠分立,其情自相和好,故有恩而無怨,若合神喜神雖有情,而忌神離間求合不得,則終身為怨,至於可憎之神,遠之為妙,可愛之神,近之尤切,邂逅相逢,不勝其樂。
閑神: 閑神用去麼,不去何妨莫動他,
半局閑神任閑著,要緊之場自作家。 喜神不必多也,一喜而十備矣,忌神不必多也,一忌而十害矣,自喜忌之外,不必以為喜,不足以為忌,皆閑神也,如以天干為用,成氣成合,而地支之神,虛脫元氣,沖合自適,升降無情,如以地支為用,成局成合,而天干之神,游散浮泛,不礙日主,主陽輔陽,而陰氣停泊,不沖不動,不合不助,主陰輔陰,而陽氣停泊,不沖不動,不合不助,日月有情,年時不顧,日時間斷,年月不顧,不害不沖,無情無合,雖有閑神只不去動他,但要緊之地,須自結營寨,至於運道,即行自家邊界,尤為要也。
絆神論: 出行要向天涯遊,何事裙釵恣意留。
本欲奮發有為者也,而日主有合,不顧用神,用神有合不顧日主,不欲貴而遇貴,不欲祿而遇祿,不欲合而遇合,不欲生而遇生,皆有情而反無情,如裙釵之留,不能去也。 不管白雲與明月,任君策馬朝天闕。 日主乘用神而馳驟,無私意牽制也,用神隨日主而馳驟,無私情羈絆也,足以成其大志,是無情而反有情也。
從象: 從得真者只論從,從神又有吉和凶。
日主孤弱無氣,天地人元絕無一亳生扶之力,才官強甚,乃為真從也,當論所從之神,如從才即以才為主,才神是木又要看意向,或要火要土要金而行運得所者必吉,否則凶,餘皆仿此。
化象: 化得真者只論化,化神還有幾般話。
如甲日主,生於四季,單透一位己土在月時上合之,不遇壬癸甲乙戊己,而有辰字乃為化得真,又如丙辛生於冬月,戊癸生於夏月,乙庚生於秋月,丁壬生於春月,獨自相合,又得龍以運之,此皆真化矣,又論化神,如甲己土,土陰寒,要火土昌旺,土太旺,要用水為財,木為官,金為食傷,隨其所向,論其喜忌,再見甲乙, 亦不可 以爭合妒合論,蓋化真矣,如烈女不更二夫,歲運遇之,皆閑神也。
假象: 真從之家有幾人,假從亦可發其身。
日主弱矣,才官強矣,不能不從,中有所助,及暗生者,從之不真,至於行運才官得地,雖是假從,亦可助富貴,但其人不能免禍,或者心地不端耳。
假化: 假化之人亦多貴,異姓孤兒能出類。
日主孤弱,而遇合神真,不能不化,但暗扶日主,合神又虛弱,又無龍以運之,不為真化,至游歲運扶起合神,制伏助神,雖為假化,亦可取用,雖是異姓孤兒,亦可出類拔萃,但其人多執滯偏拗,作事屯覃,骨肉欠遂。
順局: 一出門來要見兒,吾兒成氣搆門閭,
從兒不論身強弱,只要吾兒又遇兒。 此與從象成象傷官不同,只取我生者為兒,如木遇火成氣象,不論日主強弱,而又看火能生土氣,又成生育之勢,此為一氣流通、必然富貴矣。
反局: 君賴臣生理最微,兒能生母洩天機,
母慈滅子關頭異,夫健何為又怕妻。
木君也土臣也,木浮水泛,土止水,則生木,木旺火熾,金伐木,則生火,火旺土焦,水剋火,則生土,土重金埋,木剋土,則生金,金旺水濁,火剋金,則生水,皆君賴臣也,其理最妙,木為母,火為子,木被金傷,火剋金則生木,火遭水剋,土剋水則生火,土遇木傷,金剋木則生土,金逢火煉,水剋火則生金,水因土塞,木剋土則生水,皆兒能生母,母意能奪天機,木母也,火子也,木旺謂之慈母,反使火熾而焚滅子火,土金水亦如之,木夫也土妻也,木雖旺,土生金而剋木,是謂夫健而怕妻,火土金水亦如之,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火逢寒金而生水,水生金者,潤地之燥,火生木者,解木之凍,火焚木而水竭,土滲水而木枯,皆為反局,學者細推詳其元妙。
水泛木浮,土止水則生木。
木旺火晦,金伐木則生火。
火炎土焦,水剋火則生土。
土重埋金,木剋土則生金。
金旺水濁,火剋金則生水。
木被金削,火剋金則生木。
火遭水滅,土剋水則生火。
土遇木傷,金剋木則生土。
金逄火鎔,水剋火則生金。
水因土塞,木剋土則生水。
戰局: 天戰猶自可,地戰急如火。
干頭遇甲乙庚辛,謂之天戰,而得地順靜者無害,地支寅申卯酉,謂之地戰則干不能為力,其勢速凶,蓋天主動,地主靜故也,若或甲寅乙卯庚申辛酉皆見,謂之天地交戰,必凶無疑,遇歲合之會之,視其勝負,亦有可存可發者,其有兩沖者,只得一個合神有力,或會神庫神貴神,以收其動氣,息其爭氣,亦為佳美,至於喜神伏藏死絕者,又要沖動,引用生發之機也。
合局: 合有宜不宜,合多不為奇。
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以庚為喜神,得乙合而助金,凶神,有能合而去之者,以甲為凶神,得己合而去木,動局有能合而靜者,如子午相沖,得丑未合而靜,生局有能合而成者,如甲生於亥,得寅合而成,皆是也,如助其凶神之合,如己為凶神,甲合之,則為羈絆,喜神之合,如乙是喜神,庚合之,則羈絆掩蔽,動局之合,丑未喜神子午合之,則閑生局之合,不喜甲木,寅亥合之,則助,皆不宜也,大約多合則不流通,不奮發,雖有秀氣亦不為奇矣。
君象: 君不可亢也,貴乎損上以益下。
日主為君,才神為臣,如甲乙滿盤是木,內有一二土氣,是君盛臣衰,其勢要多,方能助臣,火生之,土實之,金衛之,庶幾上全而下安。
臣象: 臣不可過也,貴乎損下而益上。
日主為臣,官星為君,如甲乙滿盤是木,內有一二金氣,是臣盛君衰,其勢要多方能助金,用帶土之火以洩木氣,用帶水之土以生金,庶君安臣全,若木火又盛,無奈何常存君之子,少用水氣一路行火運,方得發福。
母象: 知慈母恤孤之道,始有瓜瓞無疆之慶。
日主為母,日主所生者為子,如甲乙日主,滿盤是木,內有一二火氣,是母旺子孤,其勢要多方生子孫,有瓜瓞綿綿之慶矣。
子象: 知孝子奉親之方,始成克諧大順之風。
日主為子,生日主者為母,如甲乙日,滿盤是木,中有一二水氣,為子眾母衰,其勢要多方能安母,用金以生水,土以生金,則生成子母之情為大順矣,設或無金,則水之神依乎木,而行木火盛地亦可。
情性: 五行不戾,惟正清和,濁亂偏枯,性情乖逆。
五氣在天,則為元亨利貞,誠在人則為仁義禮智信之性,惻隱羞惡辭讓是非誠實之情,五氣不乖張者,則其存之而為性,發之而為情,莫不清和矣,反此者乖戾。
火烈而性燥者,遇金水之激。
火烈而能順其性必明,順性矣,惟有金水激之,其燥急不可禦矣。
水奔而性柔者,全金木之神。 水盛而奔,其性至剛至急,惟有金以行之,木以納之,則自柔順矣。
木奔南而軟怯。
木之性見火為慈,奔南則仁之性行於禮,其性軟怯,得其中者為惻隱辭讓,偏者為姑恤而繁縟矣。
金見水則流通。
金之性最方,正有斷制執毅,見水則義之性行於智,智則元神不滯,故流通,得氣之正者,是非不苟,有斟酌,有變化,得氣之偏者,必心泛濫為流蕩之人矣。
最拗者西水還南。
西方之水發源最長,氣勢最旺,無土以制之,木以納之,浩蕩不順,反行南方則逆,豈非強拗而難制乎。
至剛者東火轉北。
東方之火,其焰炎上,局中無土以收之,水以制之,其焚烈之勢而不能順,反行北方,則逆其性而愈剛暴矣。
順生之機遇擊神而抗。
如木生火,火生土,一路順其情性次序,自相和平,遇擊而不得遂其順生之性,則抗而勇猛。
逆生之序,見閑神而狂。
木生亥,見戌酉申則氣逆,非性之所安,一遇閑神,若巳酉丑逆之,則必發狂而猛。
陽明遇金,鬱而煩多。
寅午戌為陽明,而金氣伏於內,則成其鬱氣,必多煩悶者矣。
陰濁藏火,包而多滯。
酉丑亥為陰濁,有火氣藏內,則不發輝,而多濕滯。
陽刃局,戰則逞威,弱則怕事,傷官格,清則謙和,
濁則剛猛,用神多者,情性不常,支格濁者,虎頭鼠尾。
凡此皆性情之異,善惡之殊,不專以日主論,蓋凡局中莫不有性情,觀其性情,可知施為,觀其施為,可知吉凶,如木之性主慈,觀其日主何神,又詳木之衰旺,與所遇者何神,成何氣象,若木是官星而奔南,遇擊遇閑神,即斷其官之好歹,子之善惡,莫不了然。
疾病: 五行和者,一世無災。
五行和者,不特全而不缺,生而不剋,只是全者宜全,缺者宜缺,生者宜生,剋者宜剋,則和矣,一世無咎。 血氣亂者,平生多病。
血氣亂者,不特火勝水,水剋火之類,五氣反逆,上下不通,往來不順,謂之亂,故主多病。
忌神入五臟而病凶。
柱中所忌之神,不制不化,不沖不散,隱伏深固,相剋五臟,則其病凶,忌木而入土則脾病,忌火而入金則肺病,忌土而入水則腎病,忌金而入木則肝病,忌水而入火則心病,又看虛實,如木入土,土旺者則脾有餘之病,發於四季月,土衰者則脾有不足之病,發於春冬月,餘皆倣此。
客神遊六經者災小。
客神比忌神為輕,不能埋沒,遊行六道,則必有災,如木遊土地,胃災,火遊金地,大腸災,土遊水地,膀胱災,金行木地,膽災,水行火地,小腸災。
木不受水者血病,土不受火者氣傷。
水東流而木逢沖,或虛脫皆不受水也,必主血疾,蓋肝屬木而納血,不納則病,土逢沖而虛脫則不受火,必主氣病,蓋脾屬土而客氣不容則病矣。
金水傷官,寒則冷嗽,熱則痰嗽,火土印綬,熱則風痰,燥則皮癢,論痰多木火,生毒鬱火金,金水枯傷而腎經虛,水土相勝而脾胃洩。
凡此皆五行不和之病,詳其衰旺可斷其人吉凶,如屬木之病,又看木是日主何神,若木是才,而能發土病,則亦可斷其才之衰旺,妻之美惡,父之興衰,然不必顯驗,有病則應,設六親與事體又不相符者,殆以病而免其咎也。
出身: 巍巍科第邁等倫,一個元機暗埵s。
狀元格局,清奇迥異,若隱若露,奇而難決者,必有元機,須搜尋之,不可輕忽。
清得盡時黃榜客,雖得濁氣亦中式。
天下之命,未有不清而發科甲者,清得盡者,必非一二成象,雖五行盡出,而能於所生者化得有情,不混閑神忌客,決發科甲,即有一二濁氣,而清氣或成一個體段,亦可發達。
秀才不是塵凡子,清氣不嫌官不露。
秀才之命,與異路人,富人,貧人,無甚異別,然終有一種清氣處,但官星不起,故無爵祿。
異路功名莫說輕,日干得氣遇才星。
刀筆得成者,與不成者,自異,必是才星得個門戶,通得官星,有一種清旺之氣,所以出得身,其老於刀筆而不能出身者,終是才星與官不顯對也。
地位: 臺閣功勳百世傳,天然清氣顯機權。
欲知人之出身,至地位之大小,亦不易推,蓋為公為卿,必清中又有一種權勢出人矣,不專在一端而論。 兵權憲府并蘭臺,刃煞神清氣勢恢。
掌生殺之權,其風紀氣勢必起,清中精神必異,又或刃煞兩顯也。
分藩司牧財官和,格局清純神氣多。
方面官,才官為重,必清奇純粹,格正局全,又有一段精神。
便是諸司并首領,也從清濁分形影。
至貴者,得一以清,而位乎上,故膺一命之榮,莫不得清氣,所以雜職佐貳首領等官,豈無一段清氣,而與濁氣者自別,然清濁之形影最難辨,不專是才官印綬內有清濁,凡格局,氣象,用神,合神,日主化氣,從氣,精神,氣神,以及收藏,發生,意向,節度,情性,理勢,源流,主從之間,皆有之,先於皮面影上尋其形,得其形而遂可以尋其精髓,乃驗大小尊卑。
歲運論: 休咎係乎運,亦係乎歲,戰沖視其孰降,和好視其孰切。
日主譬如吾身,局中之神,譬之舟馬引從之人物也,大運譬之所蒞之地,故重地支未嘗無天干,太歲譬之所遇之人,故重天干未嘗無地支,必先明其日主,而後配合七字,推其輕重,看喜行何運,忌行何運,如甲日,以氣機看春,以人心看仁,以物理看木,大約看氣機而物在其中,遇庚辛申酉字,即看春而行之於秋,斷伐其生生之機,又看喜與不喜,而運行生甲伐甲之地,可斷其休咎矣,太歲主休咎,即顯於是,更詳論歲運戰沖和好之勢,而得勝負適從之機,則休咎了然在目矣。
何為戰: 如丙運庚年,謂之運伐歲(剋),日主喜庚,要丙降,得戊壬(洩 剋)者吉(以剋洩忌神之物為吉)。如日主喜丙,而歲運不肯降,得戊己,以和為妙(太歲為專神,故以和解為上)。如庚坐寅年,丙之力大,則歲亦不得不降(勢大則太歲無權),降之可保無禍。如庚運丙年,謂之歲伐(剋)運,日主喜庚,得戊己以和為吉(通關)。如日主喜丙,則運不降歲,又不可用戊己洩丙助庚(運管十年,與命較親)。若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運自不得不降,亦保無患則吉矣。
何為衝: 如子運午年,謂之運衝歲,日主喜子,則要助子,又得年干,乃制 午之神更妙,或午之黨多,干頭遇丙戊甲者必凶。如午運子年,謂之歲沖運,日主喜午,而子壬之黨多,干頭又助子,必凶。日主喜子而沖午,午之黨多,干頭助子者必吉,若午重子輕,則歲不降,亦無咎也。日干喜子,而午之黨少,干頭亦不助午,必吉。若午重子輕,則歲不降,亦無咎(其勢已成,歲力不能為禍)。 何為和:  如乙運庚年,庚運乙年,則和(乙庚化金),日主喜金則吉,喜木 則不吉。如子運丑年,丑運子年則和(子丑合化土),日主喜土則吉.喜水則不吉。
何為好: 如庚運辛年,辛運庚年,申運酉年,酉運申年,則好,日主喜陽, 則庚與申為好,喜陰則辛與酉為好,凡此例推。
貞元: 造化起於元,亦止於貞,再肇貞元之會,胚胎嗣續之機,三元皆有 貞元,如以八字看以年為元,月為亨,日為利,時為貞,年月吉者前半世吉,日時吉者後半世吉,以大運看,以初十五年為元,次十五年為亨,中十五年為利,後十五年為貞,元亨運吉,前半世吉,利貞運吉,後半世吉,皆貞元之道,然有貞元之好存焉,非特絕處逢生,北盡東來之意也,至於人之壽終矣,而既終之後,運之所行,果所喜者歟,則其家必興,果所忌者歟,則其家必替,蓋考為貞,子為元也,貞下起元之妙,生生不息之機,予著此論,非欲人知老之年,而示天下以萬世之孝,實時以驗奕世之兆,益知數之不可逃也,學者勉之勗之。

 

return.gif (1111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