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玩

 

記得這已是多年前的舊事了.那天我的一位熟客美芝突然給我一個電話,問可否即時到我處問卜,從電話的另一端傳來美芝的聲音是既焦急,又恐懼的.直覺告訴我她必定出事了.

她來到我辦公室,第一句說話就是:〔師父,我撞鬼了,怎麼辦?〕

我聽到她聲線中雖然很不安,但卻沒有一般人撞鬼後那種有神沒氣的語氣,首先我安撫她說:〔別急!別急!你先坐下來,喝杯熱茶定定神,再慢慢告訴我你發生了甚麼事.〕

原來美芝最近和一位男友東尼混得火熱,他們倆一起在官塘某屋苑租了一個單位同居.這天美芝放假,大清早她和東尼喝茶後東尼往找朋友去,美芝則回家繼續睡覺.當美芝正開始有點睡意時,突然她聽到客廳中的電視弗然亮了起來,而且還有人在廳上走動.美芝直覺地認為是東尼回家了,於是就大聲地問:〔東尼,是你嗎?你忘了帶東西嗎?〕

接下來是一片沉靜,除了電視機的聲音外,甚麼回答也沒有.

美芝覺得很奇怪,她又大聲地說了一片,可是廳外除了電視的聲音外仍是一片沉默.她開始感到有點不安,便起床到廳外看看.

廳外甚麼人也沒有,只有電視在播著節目.美芝感到有點害怕,她一方面退回房間,一方面大聲地說:〔東尼!是你嗎?別開玩笑啦.〕

當時美芝認為可能是有賊入了屋,所以她的打算是若有陌生人自洗手間等地出來的話,她就回房將自己反鎖起來再行報警.

可是屋中仍是一片的靜默.

突然,電視機轉了個台,美芝往電視的方向望.接著一下(沙拉)的聲音,美芝看見沙發上出現了一個人坐下時才有的凹位.她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並不顧一切地沖出門口,跑下街外.

美芝在街上哭了好一會兒,待她情緒平復了後,她就致電給我.

〔師父,你可知我現在還是穿著T恤,短褲和拖鞋啊!〕她語帶啜泣地說.

美芝所租住的是官塘區一幢箸名的鬼大廈,不知怎的,這幢大廈中出現鬧鬼的情況特別多.由於當時我的辦公室是位於官塘區,所以年中總會接到一二次關於這幢大廈凶靈鬧宅的個案.

我問美芝說:〔除了這次以外,你平時可有些特別古怪的感覺嗎!〕

她想了一會,答我說:〔沒甚麼,我們搬到這堣]不過一個星期.只是有時晚上好像睡得不太香,我想可能是未習慣吧!師父,可有關係嗎?〕

我答:〔照你所說,他可能只是跟你玩玩.現在可行的方法,一是對屋中鬼魂稍加祭祀,希望能相安無事;一是你跟業主商討,希望他可以容許你退租.〕

當然地,美芝選擇了後者.奇怪的是美芝跟業主的商討非常地順利.當美芝告訴業主要退租時,業主甚麼也沒問就將定金發還給美芝了.到底業主是否知情,還是美芝遇到一個好業主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後話是美芝從此以後每次遷居,都事必找我為他占算一下新居是否有凶靈鬧宅的情況.而她每次搬入一所新屋,都必會先行拜五方,也會安奉地主.此後的數個單位,不單沒有鬧鬼的情況,而且可能是先挑選過的原,因她近十年來的運程著實不錯.

繼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