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神的火炬

這是一個間接的解夢故事,偉基是我多年的好友,這天他突然來電對我說:〔Manfred,昨天晚上我發了一個怪夢,你給我解釋解釋好嗎?〕

偉基在夢中身處在一所房子堙A他通過房子的落地大玻璃窗看見到他的一位好友和另一個女人一起在一個草地中跑著,她們倆人高舉著火炬,身披白色輕紗,自遠而近地走來.當她倆人走到房子外時,倆人在房子的一個水池畔停了下來,倆人在水池旁好像談論了些什麼,另外的一個女人跑開了.偉基的朋友則將她手中的火炬在水池中弄熄了.之後他就醒了過來.

我聽完他的描述後,半開玩笑地問偉基說:〔醒來後可有興奮的感覺嗎?〕

他說:〔這絕對不是綺夢.你也知道我對解夢也有多年的研究了.如果是尋常的綺夢,我就不用巴巴的來問你了.〕

我笑說:〔完全明白.可你也應該了解,我也得先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可能性啊!你放心吧,我也知道你想到那堨h,她未必就有危險呢!〕

由於偉基對心理學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在多年前就開始研究人的夢境,而且還時有替人解夢的經驗.在心理的投射而言,火炬很多時都像徵了人的健康和生命,所以在夢占中,看見火炬的熄滅很多時都表示著生病或是有些凶險.偉基夢中所見的人叫斯斯,是他的夢中情人,所以他對她的事特別關心.

我一方面安慰著偉基,一方面從我電腦檔案中找尋著斯斯的資料.由於斯斯是我的客人,所以我的資料庫中還有著她的資料.我看過她的命造,發現她目下在事業上應臨於一個分界線上,但健康運則應無礙.

我對偉基說:〔你的夢應該不是指她健康上有些甚麼問題,就我的分析而言,看來她在事業上應該有些問題,可能是她決定要辭職了.〕

偉基說:〔不對,她正和友人一起搞地產生意,怎麼辭工呢?〕

我說:〔那就是了,她正要跟她的合伙人拆伙呢.你得明白,火炬除了像徵生命外,還可以解釋作名譽等.你是從大屋的窗子中看見她的,那就是說你在此事中是個局外人,她和另一個人一起跑著,那人就代表著她的伙伴.那人跑開了,不正代表了她們要分道揚鏕嗎?她在分開後將自己的火炬弄熄了,就代表了她不再玩這個遊戲了.所以就我看來,這個夢不是她的健康有著什麼問題,而是她的事業上應有所變動.〕

偉基還是不放心地說:〔她身穿白色的輕紗啊,應該沒有什麼啟示吧?〕

我差點沒給他氣死,沒好氣地說:〔他是你何先生的維納斯,她不穿白紗,還能穿辦公室女強人製服嗎?〕

偉基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別說這個了,人家從來就沒將我這號人物放在心上.她身邊的公子哥兒可多著呢.老朋友,你還是為我給她起個卦好嗎?〕

對於偉基的這份痴我可是從來就自心坎中配服的,所以我異話不說,就給他效了這個微勞.卦像中正如我所料,卦中自身健旺,但主事爻化驛馬而帶官鬼,是事業上變動之像.只是變爻臨於日破,她朋友這次變動,恐怕不太高明而耳.我將卦像告訴了偉基,他也放心多了.

數天後我約了偉基吃飯,他一來到就對我說:〔正如你所說,她和她伙伴拆伙了,她對地產前景不太樂觀,已經打算轉行了.〕

我說:〔那可不是嗎?但就當日你發的夢和我所占的卦而言,她的這次變動可未必有甚麼好的結果啊!〕

偉基說:〔何以見得呢?〕

我解釋說:〔主要的問題是就你夢中所見,她在和她的伙伴分手後,她將她自己的火炬弄熄了.在夢占而言,她是將她自己的資本或她的名譽破壞了.所以我才斷定她在這次變動中未必有甚麼利益.何況我為她所占的卦中,也有著同樣的啟示.你可知她有甚麼打算嗎?〕

偉基說:〔她打算進入某公司當行政.現在雙方正討論著條件呢.〕

接著他又纏著我給他的維納斯推算轉工的情況.對著這位寶貝好友,我實在哭笑不得.只好再為她起卦占卜,所占的卦果然也是主爻身弱,為世所克的凶卦.我對偉基說出了情況,並囑他多多勸告他的(好友)

偉基一臉無奈地對我說:〔她從來就不太聽我的,你教我怎對她說呢?〕

我忍不住對偉基說:〔人生是有起有跌的.這件事對她來說,只是一個過程而矣.如果她在新的工作感到不開心,她自會另謀發展.只是你是他的好友,如果你覺得這件事對她有利的話,盡盡你的人事又何防呢?來吧,拿出你平素的朝氣來吧.〕

偉基聽了我的鼓勵後,報以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事情的結果,相信聰明的讀者們都已經猜到.當然深情的偉基盡了他的努力去勸告斯斯;當然斯斯不聽他的說話;當然斯斯在新的工作上斷羽而歸;當然偉基又來找我這個狗頭軍師.其實有些事,即使我們能夠預知,於事情也未必就一定有所幫助,主要的還得要看主家的運程和行為取向.有時我也想如果發夢和請我解夢的是斯斯本人,整件事也許會有著不同的結果也未可料.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