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

你在一個新的地方時又或遇到一個新的朋友時可曾試過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嗎?你相信緣份嗎?下面的故事是由我的一位客人萍所提供的.

萍是在夢中第一次遇到他的.當時她很清楚自己正在發著夢.他是個身型很高大和健碩的男仕,身上穿著襯衣和牛仔褲.萍看著他的背影,心堨け菑@種怪怪的感覺.

那時萍正身處於一條不知名的鄉村,她身邊是一幢幢的平房,白牆黑瓦中間的是石板砌成的小路;路盡處有著小樹和庭園.他正走在小路上.

萍開步往前走,希望看看他的正面.她趕上去,可是他一路往前走,她和他就在鄉間的路上走著走著,一個往前行,一個在後趕,二人間不知怎的就老是差著這麼的一截,她總是趕不上他.

萍也記不清轉了幾多個彎,他們來到了路的盡頭.這堿O個渡頭,木板構築的碼頭架在水面上,一艘小船舶在碼頭上;有些人正在登船,碼頭上有好幾個人.她沒心情去看身周的人,因為她的注意力早就集中在他的身上了.他正在登船,很快就沒入了人群中.萍想也沒想就跟著他登上了這艘船.

上了船,他就正在船旁的位子上坐著;萍第一次正面看到他,他是個頗英俊的男士,高高的鼻子和黑漆的雙瞳有著引人的魅力.萍猶豫了一剎那,總於深吸了口氣,坐到他的身旁.

她打量這艘船,船不算太大,可也不算小;百餘個位子上坐了大約三四十個人,艙中還是有點空蕩蕩的感覺.從船旁的欄杆往外望,可以看到這是一條河,河的對岸是一些房舍和叢林;水面相當平靜,從水面上反射著太陽,一閃一閃的氾著鱗光.

突然,萍聽到一些鐘鼓的聲音,她往聲音的來處看,船頭走上了二個和尚,正在敲著法器做法事.萍感到有點古怪,她看著兩個和尚,他們念著念著,不知不覺間,萍就醒來了.

萍在醒來後並沒有太注意這個夢;可是在往後的十餘天中,夢堛犒珗釩o老是纏繞在她的心頭.那個神祕男子的樣?一次又一次地浮現在她的腦際.她感到很奇怪,直覺告訴她這可能是個預示,她開始留意身邊的男性.    

時光匆匆,轉眼一個月過去了,萍身邊並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而隨著時間的過去,那個夢也漸漸地有點淡忘.就在萍開始忘記這個夢示的時候,他終於出現了.

萍是在一所貿易公司工作的,這天她的老闆跟幾個朋友在公司埵陪茯鸕|.由於萍的老闆經常會在辦公室跟他的朋友們聊天,所以當她老闆的朋友來到辦公室時,萍沒有太留意他們.直到下午將近放工時,萍才開始通過他老闆辦公室的玻璃窗看到他.

他身穿藍色西裝,白襯衣和紅色的領帶跟夢中的服式有著一定的分別;可是當她看到他那高而挺秀的鼻子,跟那黑漆而明亮的眼睛時,她肯定夢堜狳ㄗ鴘煽N是他.萍心堹y砰地在跳,一顆心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萍在對著自己說:〔是他!就是他.〕

幾十分鐘就在彷彷彿彿中過去了,萍看著他跟著其他人步出寫字樓,她的一顆心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靈魂兒已經化作一縷輕煙,跟隨著他的影子飄了出去.

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若雙方有緣,總會有結合的時機的.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跟她的好友兼同事安娜談及他和她的夢,這件事在幾番轉折下傳到萍的老闆耳中(當然是因為有心人所致);而萍的老闆也是個有心人,在一群(有心人)的安排下,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跟她的白馬王子邦認識了.

邦是個美籍華僑,在他爸爸的貿易公司工作.而由於邦的爸爸跟萍的老闆是多年的好友跟生意合作伙伴,所以當邦開始為他的爸爸工作時,他爸爸少不得帶邦去拜會拜會他的生意伙伴們.而萍也正因如此機緣而初遇邦.

在年餘的姻緣路慢步後,邦終於與萍共付連理.

後來萍在友人介紹下,偶然到我公司惠顧,大家在閒談中述及此段經歷.萍問我夢示中是不是確有如此真實的個案呢?她和邦是否真的姻緣早定,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一個夢呢?如果作為解夢,她的夢又該怎解釋呢?

我答她說:若姻緣無早定,她與邦就不會在茫茫人海中遇上.可是是不是因為彼此緣份早定才會有這樣的一個夢呢?那就很難說了.因為有些人是有很強的直覺的.直覺強的人在夢中預見一些東西和事情,也是常有的情況.至於夢占中跟萍這夢相若的,也不是沒有見過,在我過去的經驗中,夢見未來出現的人和地方的例子也有好幾個.夢有時是一樣真的很奇妙的東西,有時他會採間接或暗示的方式跟我們溝通,但有時又會相當直接了當.

至於萍這個夢的解釋則相當簡單,她和他遇上了,代表她們將會認識;她們彼此在鄉間追趕,代表了在她們認識的過程中需經一番周折;在渡頭一起上船,代表雙方有緣在一起(因為同船有同舟共濟的意思);至於在船上見到一對和尚在做法事,這個問題就比較複雜,一方面代表她們的感情是被受祝福的,也是因為別人的搞作而產生的.

萍聽完我的解釋後,便很高興地告辭了,而一次個餘小時的幸福告白也在歡欣的氣氛下結束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