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騎尼的夢

 有些時候夢境的啟發性是相當無釐頭的,下為我老友偉基的一個夢.

有一天,我相約了老友偉基一起午飯,他到來坐下後就對我說:〔喂!老友,給我解個夢好嗎?這個夢也有你的份兒的呢.〕

偉基是個夢痴,他自己研究解夢也有好一段時間了,所以要勞架區區的,不是很深的夢,就是在夢中有主觀因素影響,使他不能太客觀地去作判斷.

我笑笑地對他說:〔君有命,敢不死.〕

他抗議地說:〔為老友解個夢,不致要你老哥去死吧!〕

我笑.

偉基說:〔這夢真的有點怪!在夢中我好像到了新加坡機場,我正準備為你買些免稅煙;當我到櫃台選好要的香煙後,櫃台的女侍卻要我一百元一條.你知道啦,在新加坡要你老哥那種牌字的香煙,不外七十塊一條,我對店員說太貴,她又不理我,最後我還是買了一條回來送你.〕

我對他說:〔老友,這可謝謝你啦!〕

他說:〔是在做夢,我可沒真的香煙送你老哥啊.〕

我拍拍他的手說:〔我是謝謝你在夢中也記著我,也有我的好處啊!要是你送我一條香煙,我就未必會這麼感謝你了.〕

兩人相視一笑.

首先讓我來跟看官們解釋兩件事:一,我有吸香煙和雪咖的習慣,所以很多時我的朋友到外地,我都會請他們為我帶些免稅煙或雪咖回來.二,偉基由於工作的需要,所以經常會來往各地,於是自然而然地就成為我的帶家之一了.

偉基跟著說:〔當我將香煙交你時,你拆開香煙的包裝,堶悸漪O一支一支的雪咖.這時我才明白為甚麼賣一百元一條那麼貴.我連忙走回店中去告訴那個店員:你們的不是XX牌的香煙,是XX牌的雪咖;下次有人問你為甚麼賣得這麼貴,你就可以解釋給他們知道啦.〕

(註:偉基是個有心人,他在我的朋友中,是出了名的熱心腸;可他怎麼可以突然飛回新加坡去告訴店員小姐那是雪咖而不是香煙呢?那是因為他當時正在發夢)

他接著說:〔我跟那位店員小姐說完後,我閒來無事,就到了旁邊的一所小店去溜連.這小店是賣玩具的,我看著看著,不知怎的,我竟在店中買了個熊娃娃,那熊娃娃灰灰黑黑的,樣子不太好,可我又拿著他走了出來,往後我就醒過來了.〕

我聽完他的?述後,先問他說:〔你作天可有甚麼經歷嗎?例如出外到過些甚麼地方;又或見過些甚麼有特別印像的人;又或是跟人討論了些甚麼的?〕

他想了好一會,說:〔沒甚麼,我作天整天都待在公司,處理些文件上的東西;晚上回家晚飯後就睡了.電話倒是談了幾個,可都是熟朋友們.沒甚麼特別的人和事啊!〕

我又問他說:〔那麼最近你可有甚麼心煩或令你感到意外的事嗎?〕

他回答說:〔也沒有.最近都是在處理些舊客戶們的定單,沒有甚麼特別的人和事.老林,你也知道我對解夢也有點兒心得,我覺得這個不是心理的夢.夢中的境像相當清晰,可我就是解不通他想告訴我些甚麼?所以才向大師求教啊!〕

我說:〔謝謝,別叩我高帽子了!既是沒有甚麼特別的刺激因素,我們就可以排除這是平衡心理的夢.若照夢境而言,你是到了遠方,所以可假設你將有遠行;送禮物是代表關心或求助,至於回店中跟店員交待,那是你老哥的品德,也是你的德性,我們姑且不論;到玩具店中買熊娃娃,可以解釋你有些意外收獲,可你覺得那只熊娃娃又灰又黑,樣子不太好看,想信收獲應該不會太大.至於夢中有小弟在內,那可能你這次收獲中有我的份兒也說不定〕

我們又討論了一會,結果還是以我的意見為依歸.其實說真的,我們兩人都沒有太合意的解法,所以結論只是個初步的大概.

迷底很快就揭曉了.當天下午我們的一位朋友彼得約我和偉基一起去禮佛.由於翌日是陰曆六月十九觀音誕,所以我們相約一起到荃灣竹林禪院去.並約好次晨偉基先駕車接我,再到官塘接彼得和另一位朋友柏迪.至於禮佛所用的香花果品,則由我和偉基先去購置.

次日早上,偉基先來接了我,我們到花墟買了些鮮花和水果,就照預約的時間到官塘某工業大廈接彼得和柏迪.當我們抵達時,我撥了手電給彼得,電話中傳來他的聲音.我告訴了他我們已經抵達,並囑咐他下來.數分鐘後,大堂的電梯門打開,步出電梯的除了彼得和柏迪外,還有我們的一位好朋友甘.

甘剛自夏威夷渡假回來,剛才他將首信送往彼得公司,並取回一些他出門前托彼得搞的東西.所謂相請不如偶遇,我們當然約他加入我們的(麻甩佬)禮佛旅行團.

這時候我不禁想起了偉基作天的夢.

原來甘是個大胖子,而且剛自夏威夷渡假回來的他已晒得一身古銅色的皮膚,看起來跟一隻玩具熊要多像就有多像.此外早上去買東西時原本要買香的,可是我家中剛有個朋友送我一盒極品沉香.我想既是去寺院禮佛,不若帶了去,用不完的也可作個方便,似乎勝於在自己家中受用.這倒好像應了他香煙變了雪咖的夢像.而且我們不是要出外嗎?不是我也在內嗎?

我將我的想法告訴了偉基,他聽畢後跟我相視大笑.看!多美好的一天;多美好的人生.

 

返回